史上最满意的一次约稿!我要吹爆!!

滴滴歼星舰:

混个更 觉得自己最近画的最好的两张吧(感谢老板的约稿

瓶颈的比较难受 画的真的又慢又丑。 

 


马卡:

涂了个壁纸…
真的超级喜欢这个最后拥抱的场景

都醒醒!官方发糖了!!

变形术:

一周前创建的画布……根本没有深入刻画的能力,特效duang一duang,烂尾。跪,卒。


【超蝙/SB】(NC-17)Nothing But You And Me 无非你我(1 )

襟淮:

Summary:布鲁斯在三年前死去,却意外复活醒来。他面临何去何从的抉择。



滴答。滴答。
那是某种熟悉的、见怪不怪的声响,总是伴随着夜晚腐烂的味道一同出现在哥谭市的下水道里。显而易见——血液从躯体里争先恐后地奔逃开来坠落在地的声音。它是老朋友了。对布鲁斯来说。
但这次有所不同,它不发生在下水道里,不发生在滴水兽的爪牙下。不发生在蝙蝠侠所习以为常的任何地方。视野模糊间布鲁斯听见自己粗重地喘着气,破碎的肋骨在身体深处相互摩擦,肺里的空气渐渐变得稀薄而他正负隅顽抗想要吸入更多。他尽量不低下头,尽管他已经用手掌狠狠压住自己的腹部他也选择尽量不低下头,而是勉力睁大眼睛看着前方。
夜翼正冲着他的面门歇斯底里地大吼着什么,他看起来惊恐、绝望又声嘶力竭,从他的紧缩的瞳孔中的倒影里布鲁斯富有洞察地发现按住自己腹部的并不是自己的手,而是夜翼的。夜翼正试图让他的器官归位,试图不让他再流更多血。
布鲁斯的耳朵里嗡嗡作响,他的腹腔也是。他只能勉强从夜翼的唇形中读出只言片语。
布鲁斯——
他更多的只是在漫无目的地喊这个。
然后他的眼睛变的更红,布鲁斯不确定他是否是流泪了。
我会联系超人过来,布鲁斯,你需要坚持住,布鲁斯——
他看起来几乎是咬牙切齿了。
超人。布鲁斯不合时宜地想到,今天是克拉克的截稿日。死线,超人除了氪石之外的弱点之一,能让超人变得不那么超人。
你忘了我曾告诉你的吗,夜翼。布鲁斯想要对他最大的成就说,永远不要过于指望任何人,除了你自己。
下一秒他看见一个红蓝色的身影像一枚导弹倏忽间以惊人的速度闯进了他的蝙蝠洞。也许不到一秒,按在他腹间的手换成了另一只。克拉克在哭,布鲁斯花了一些时间才反应过来,他双肩颤抖,蔚蓝的眼睛盛着海洋,像一只落水犬,只会发出不连贯的呜咽。
“是时候了。克拉克。”布鲁斯听见自己轻声道,而这终于让他胸腔里所剩无几的空气消耗殆尽。



布鲁斯猛然睁开眼睛,再一次逃离梦魇。
他坐起来,发现自己未着寸缕,赤身裸体,浑身联结缠绕着流淌着色泽过分鲜艳的液体的管子,它们一直连接到身旁的一台正滴滴作响的机器。为此他皱起了眉,没费多少力气就拔掉了它们并警惕地打量了周遭。尽管有些细微的变化,也不影响他迅速发现他正身处超人的孤独堡垒——那个伫立在北极冰原,被寒冷严酷的北极雪风反复打磨侵蚀的建筑。而他正坐在一张床上——一张床,布鲁斯感到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这绝不是孤独堡垒的标准配置。
另外,一件重要的事。布鲁斯低下头,在密布的大大小小的伤痕中他成功找到腹部那一道触目惊心的巨大伤疤。他绝对、绝对是死了。
他记得所有的细节。蝙蝠侠疏忽了——那是罕见却致命的,使得小丑利用追踪器大摇大摆地走进蝙蝠洞。他记得小丑是如何对阿尔弗雷德下杀手而他是如何挡在想要掏出猎枪的老管家身前的,下一秒在小丑的尖利笑声中蝙蝠洞发生了爆炸,布鲁斯清晰地感觉到他的某块骨头扎进了肺里,他的视野发黑,肺泡破裂。他绝对、绝对是死了。毕竟克拉克哭的像是失去了灵魂,而被撕裂的感觉是如此真实。
布鲁斯走下床。超人并不在这里,AI的操作台前空无一人。而——他的凯夫拉制服,破碎不堪而又血迹斑斑,正静静躺在操作台上,仿佛不曾与他共呼吸。
布鲁斯拿起它,找了些理由说服自己把它重新穿上——鉴于他现在什么也没穿的场面实在太过于滑稽。而面罩破损严重已经无法穿戴,于是布鲁斯将它归位,同时飞速思考这身制服存在于此的理由。据他所知,超人可没有收集这些的癖好。
四周空旷而安静,安静得就像电影里的背景音乐忽然戛然而止的那些片刻,甚至听不到北极风盘旋的声音。太过安静以至于布鲁斯在超人走近前就发现了他,他以最快的速度转身且后退一步,躲过了超人张开的手臂。
“克——”
“布鲁斯——!”
第二次,布鲁斯第二次看到克拉克双眼通红得像是开了热视线。克拉克看起来完全不同了,他曾经坚毅而温柔,刚强而明亮,现在他看上去比一个瘾君子差不了多少——眼角低垂,胡子拉碴,急促呼吸的频率就像个濒死的人类。他叫着布鲁斯的名字,一遍遍地、声音剧烈地颤抖就好似要被撕碎了,“布鲁斯……告诉我这不是我的幻觉……这不是个该死的梦我一觉醒来你就消失了——”
“放松,克拉克。”布鲁斯试着轻轻按住克拉克微微发着抖的肩膀,尽量保持冷静地说。尽管我比你更需要一个解释,显然。他想。
回应他的是克拉克再度张开的双臂,他以一个谨小慎微却足够热情的力度迅速将布鲁斯揽进温热的怀抱里。“拉奥啊……”他呢喃,将脑袋几乎完全埋进布鲁斯的脖颈,“这不是梦……这不是梦……我做到了!布鲁斯,你是真实的……该死的我早就知道我能够做到——”克拉克开始压抑地低低笑了起来,不用看布鲁斯都能够听出他的狂喜。
“是啊、是啊……”布鲁斯敷衍地应和着,努力忽略在颈窝处湿漉漉的触感,那让他感到浑身僵硬。他试探着想推开克拉克,但——氪星人,布鲁斯紧抿着嘴唇想,他们总是会纹丝不动。直到克拉克多少算得上平静下来,他松开手。“我还以为你不打算放开我了——”
克拉克的目光却聚焦在他身体上,宛如炬火的眼神使得布鲁斯稍微有些不自在,更何况他现在没有面罩的掩护。“脱下来。”克拉克忽然笃定地说。
“什……”
“脱下来。”这回他听起来哽咽了。
布鲁斯低下头打量自己破碎得几乎无法蔽体的战衣,那上面满是早已干涸发黑的血块,像是斑斑锈迹,会随着它的主人一同风化。
“这让你想起什么吗?”布鲁斯足够聪明地推断道。他的语气仿佛他说的是个陈述句,“比如我已经死了,之类的。”
“拜托、”克拉克向他伸出手,湛蓝的双眼里满是摇摇欲坠的恳求,“拜托,不要说那个字眼。”
这在他的预料之内。布鲁斯叹了口气,“克拉克,拯救世界可从没教过你逃避。”
“我没在。”克拉克固执地争辩,“你现在好好的。我们都看到了。”
布鲁斯露出蝙蝠侠特有的冰冷轻蔑,“我可不确定。”但他还是顺从地按下了腰间的暗扣,偶尔他需要给予克拉克一些纵容,这是世界最佳拍档心照不宣的相处法则之一,“在那之前,我觉得你应该给我找身衣服穿。”顿了顿,他坚定地补充,“不要花衬衫。”
克拉克咧开嘴笑了,现在他看上去又是那样温暖了。而在布鲁斯下一下心跳前克拉克又再次回到他身边。超级速度。布鲁斯从前很感谢它对提高团队作战效率带来的帮助。
“格子的。”布鲁斯安静地注视着手里的一团棉麻布料,他见过克拉克穿这件衣服,很多次。除非他有几十条一模一样的。“你就该死的没什么其他选择了吗,超人?”
克拉克小心地抿了抿嘴,将快要扩散开来的笑意拙劣地藏起,“我很抱歉,布鲁斯。”他对这个名字仿佛带有绵长柔软的眷恋,他抓住一切稍纵即逝的机会喊这个名字。
事实上他一点都不感到抱歉。他感到雀跃,感觉一切回到正轨,那件事未曾发生,全部都还很对。
“现在,”布鲁斯说,“你去刮掉你的胡子,而我换上你上世纪流行的衬衫,我们谈谈。”



在超人一步三回头去刮胡子之后布鲁斯便摊开了掌心,纵横的掌纹内是一个黑色的、小小的仪器。通讯器,韦恩出品,不管现在距离他的疑似死亡过去了多久他都有信心使它运作。唯一的问题是,长久的时光是否让联盟的通讯频道更换了?布鲁斯不敢轻易尝试。很显然,克拉克的态度表明他并不想跟他深入探讨这个问题,等会儿的“谈谈”可以想见也是收效甚微的。如果贸然连接联盟的频道,很可能被克拉克发现,他的线索就中断了。他不该低估超人。
然而,证明自己的死亡。蝙蝠侠可从不乐于做这样的事。
“布鲁斯。”
布鲁斯飞快合上了手掌,抬眼看着打理过后重新变得干净妥帖的超人。克拉克的相貌一直是不属于这个蓝色星球的过分俊美,那也许是外太空的特权,又或许是作为神祗的一个必要条件。布鲁斯强迫自己凝视克拉克的眼睛,温柔、明净,带着被时间与死亡冲刷过的悲伤泥泞,总有多余的怜悯。在遇见克拉克之前,曾经很久之前,布鲁斯从不喜欢这个。
“如果你准备好了的话——我相信你在刮胡子的时候设想了很多备选回答,”布鲁斯从喉咙里缓慢地轻哼了一声,“可以开始解释了。”
克拉克似乎想拉他的手,见鬼,他的指尖已经在布鲁斯指关节上转了一圈了。下一秒他又触电般迅速抽回手,仿佛意识到了不妥,“不,布鲁斯。”克拉克嗫嚅着说,“我没什么好解释的。你瞧,这些都发生了,你好好的活着,之前的一切都是一场梦——”
“现在你开始用‘一场梦’这样的借口了?”布鲁斯抱起手臂,神色有些好整以暇,“我以为会更有说服力一些。”
克拉克连忙向他靠近几步,而布鲁斯强忍下了后退的冲动回望着他。“听我说,布鲁斯,”克拉克闭了闭眼睛,他的睫毛在微微颤抖,“好吧,好吧,一个解释。”他摇了摇头,“事实上,我没法给你解释,布鲁斯,我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我亲眼看到……看到……他妈的看到你死了!然后发生了一些事,我试图让你回来,就像现在这样。”
“什么方式?”
“不太妥当的方式。”克拉克咽了咽口水,“扎塔娜帮了些忙。简单来说,三年前,我留下了你……的遗体,扎塔娜在你……见鬼的,在你消失之前尽力保住了一些你的意识——类似于灵魂之类的什么东西,孤独堡垒的AI帮助我把它植入你的身体。我觉得这样可以带回你。”但我以为没可能成功了。
布鲁斯沉默了。很长时间他只是若有所思地望着克拉克耳朵尖的方向,克拉克能清楚地感觉到布鲁斯冷静躯壳下的心脏微弱地加快了节奏,但他只是有些局促地等待着布鲁斯的结论,或者批判。
“我死了三年又活过来了。而现在只有扎塔娜和你知道这件事。”然后蝙蝠侠低沉地总结。
克拉克摇摇头,“不,只有我和你。扎塔娜以为我只是想要留下你的一些灵魂。”
“做纪念?”
“差不多吧。”克拉克避重就轻。布鲁斯细微的嗤笑声像羽毛般挠进耳朵里,他感到有些紧张。
接下来的问题,克拉克很明显地感觉到,布鲁斯的每个重生的细胞都在不安与紧张起来。让蝙蝠侠感到紧张恐惧,这很少见,但并非不存在——“阿尔弗雷德,我是说,他死了吗?”
蝙蝠侠有非常在乎的人,当然。和克拉克不同的是,他直接地指出死亡,他不避讳死亡,即使这会让他感到心痛。
好在——“不,他没有,当时夜翼保护了他,”克拉克给了布鲁斯一个放松的微笑,“他甚至重建了一个蝙蝠洞。一切都好。”
克拉克看见他的拍档,他的蝙蝠侠,低下眼睛别过头去,黑发柔软地垂落,看起来脆弱而温驯,但他的脸上仍是一贯的寡淡坚毅,这样的反差几乎是天赐的,足够迷人也足够残忍。超人不撒谎,但他有足够多的事情从未告诉过眼前的矛盾统一体,包括迷恋和思念,还有那些恬不知耻的贪得无厌。
克拉克感觉到自己的安抚起了一些作用——布鲁斯的身体信号在告诉自己他的安心。“我需要去蝙蝠洞,”最后布鲁斯说,凝神盯着自己的指尖,“我要为自己做一个全身检查,确保一切正常。”




[R76] 惊喜 PWP


没有粮吃只能自己产!

一个加比给杰克的撒泼如爱斯,女装预警!

链接看评论

【OW/R76】No tomorrow

In this cage:

ooc,私设有,bug有


为什么长微博都不能用了,难过,求推荐还能用的








唔姆!








狗袖很久前跟我讨论的梗,感觉完全没达到预想的标准反而充满了谐,总之随便吃吃


上班摸了很久才摸出来,赞美狗袖一把,脑洞真的各个都很绝,如果不在我开大的时候当炸弹姐姐飞到我身边,不把我和开大的对面用冰墙关在一起,不在对面开大的时候把我从掩体后面挤出去就更好了




下次一定要写abo……



天啦…

ELAPUSE:

杰克莫里森的制作过程

(可能想印成5元小料)

[R76] Love ain't simple [NC-17]

迟来的圣诞贺文,一块大甜饼,祝大家圣诞快乐!!

https://m.weibo.cn/3266796793/4189008823773458

是时候翻翻土了…